Chapter 5:就业,实习,兼职,创业

Part-time Job 篇

之前曾经夸下海口,说自己是兼职的老前辈了。可是待今天提笔欲写时,才发现这顶帽子貌似被我扣的有点早了,哈哈。

先大致介绍下在Tulane可做的Part-time Job。基本上是以下几类,Teaching Assistant(TA),student Worker (基本上穿插于所有的部门间),Proctor(考试期间基本处于求大于供的状态),校外的Tutor(Not for First-year Student,第一年的只能做On-Campus的),还有不同Project Researcher,或者某些相当有技术含量的工作。Hour Rete也是根据工作的难易程度而变动。怎么说呢,我的经历貌似覆盖了这些Job种类的大部分。

TA Job想必大家也是耳熟能详。今年暑假,两个教授发邮件问我是否有兴趣担任他们的TA。当时正当我的积蓄要告罄,逢此赚钱良机,何乐不为?估摸着因为我在这两门课上基本上都是满分,给教授留了个不错的印象吧。但是,大多时候,如果你想做TA的话,还是要自己主动去找教授谈。怎么说TA Job呢,如果科目是你所擅长的,工作起来也算是游刃有余。

兼职中印象比较深刻的一经历,是给一个New Orleans政府公开化的项目做Researcher。项目的内容很好玩,就是将所有需要政府资助的非盈利机构来个大盘查,主要是让New Orleans的Citizen能够很清楚地了解他们纳税的钱都跑到哪里被消遣了。同时,我们还要密切关注各机构的Board Member之间是否有裙带关系。有的机构本身就非常透明化,如当地比较大的一些法院或者学校。有的小或者偏冷门的部门,信息则少的可怜见的,让人忍不住都想掬两把同情泪。遇到此类机构,我们则需要主动发邮件或者打电话过去询问。或许是因为Tulane该项目是跟当地政府合作,所以我们的询问大都能收到回复。正如我之前说的,任何经历,只要认真去体会,都有价值在期间。这个项目让我发现了很多在这座爵士乐小镇上很多不为人知的边边角角,挺好玩的。但不幸的是,我还未做多久,Burkenroad 就将我的所有时候给吞噬了去,后来我也只能从项目小组中退了出来。因为学业实在是太忙了。

还有一次比较好玩的是做Proctor。那次监考一监就是四个小时。4个小时啊!!而且是站着!报名的时候没感觉,等真的站在那儿2个小时后,那感觉是杠杠的!太特么地无聊了!但能怎么办呢,总不能监到中途跟教授说,我想回家吧。于是我跟我的国际友人朋友就开始自娱自乐起来。这位朋友是个男的,关系挺好的,换中文的话那就是我一哥们,平日里见面也会调侃胡闹两句。我很恶趣味地发短信问他,who is the prettiest in your eyes? 我是指在考场的所有女孩儿。收到短信,他估计被逗乐了,冲我憨憨一笑,然后就借巡逻之由开始认真地将所有女孩都研究了个遍,最后定位在一目标上,然后冲我挤挤眼。我定睛一看,果然是亚洲男人喜欢的类型,娇小甜美型的。我冲他不屑地撇了撇嘴,意思,你也就那点出息?他在半空中冲我挥了挥拳头,然后继续他的hunting,然而后面的几个也都是这种类型。以至于到后来,凡是碰到那种娇小型的女孩路过,我都会捅捅他,“na~ your type”这个梗我用了很久,屡试不爽,他也被我调戏的挺无奈的。好哥们嘛,不用来调戏调戏,岂不是太浪费了,哈哈。

最后,提醒一句,有同学问我关于Work study的兼职。身为国际学生,Work Study不是为我们而开的,这是美国联邦政府专门针对Domestic Student提供的一种Financial Aid。如果要找兼职的话,碰到有Work Study标签的,还是绕道而行的好。

有人表示担心自己的口语不是很好会影响到自己找兼职。其实,在我看来,很多Part-time,像Computer Lab,只要下手快,深谙先下手为强的道理,基本上都会拿到名额的。这些部门对student worker的需求量很大,每学期都会招很多人。当然,那些之前就在此兼职过的有经验的人,是会被优先录取的。

 

Written by,

冯清博,2nd-year MBA, Freeman School of Business, Tulane University

Share on Facebook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Share on Google+